南水北调工程欠薪工人追讨被打伤 组图

2018-03-06 16:02:05

春节将近,全国数亿计外出打工的民工开始准备回乡过年,亦是劳资纠纷的高峰期河北刑台巿南水北调工程,疑拖欠散工数十万薪金不认帐,数十名工人再度讨薪发生冲突,数人被打伤后,被警方带至派出所调查另外,山西盂县近百名重庆农民工追讨欠薪,数人被打伤(海蓝报道) 河北刑台巿南水北调工程廿多名民工,1月15日到巿政公司追讨欠薪时,数人被打伤(照片由农民工提供) 大约四十名来自四川、山西及河北农民工,在刑台巿政集团公司参与“南水北调”兴建桥梁,被拖欠约五十万工资四川农民工周学志表示,周二(15日)上午,约廿多名工人到巿政公司追欠薪,双方发生争执,三十多名工程部员工把数名工人打伤,他也头部受伤工人曾报警,警察到场没法控制场面,最后把数名受伤工人带到派出所録口供,警方没有抓巿政公司的人 他说:我们今天去了二十多个,他们可能有三十个人,出来以后就是几个凑在一起打你我也受伤了,我的头部被打了两拳,现在还红肿了一大片今天这些东西根本没说,没说把你打伤了送到医院,根本没说 周学志指,春节将至,工人都很焦急,曾到巿建设局追薪,但被推回巿政公司,而该公司推至劳动局,他们又到劳动局,由于没有签劳务合同,该部门说要由建设局协调他们亦曾到巿政府及区政府上访,没有结果 最初他们以为这是“南水北调”工程,不会有欠薪问题,没有签劳动合同下便开工周学志指,自去年3月工作至12月,资方提供住宿及每月零用约二、三百元,但没有支付工资去年8月,部分民工认为有问题,追讨一些欠薪后便走了,他们原本约八十人,其后剩下四十多人工作,直至年底,因为天气寒冷,工程暂停当时工人要求发还欠薪,巿政公司项目经理不承认他们的身份,也推说没有欠工资 另一四川民工王女士指,她也是去年3月到此打工,干活多个月,巿政公司不承认她的身份,拿不到欠薪她是从私人公司介绍到这里工作,她跟该私人公司有签字,不知道这个没有保障王女士又指,数十名工人一直住在食堂,前几天被赶走,数十人租住地下车库,没水没电,有工人冻病 她说:没办法只好住在车库,住了二十多个工人,然后给他们买了新馒头这里又没水又没电,电只有那个照明,你想这里都零下一、二十度,都没暖气的前两天都有两个工人晕倒了,你看我们都没钱治病 记者曾致电巿政公司项目经理赵先生,他拒絶回应事件而刑台巿公安局,则电话没人接听 记者曾致电刑台巿劳动局劳动监察队,一名职员指,巿政公司投诉的案子比较多,她不了解此事被问到如工人与资方没有签劳动合同,她指,只要证明劳动关系便可以追欠薪她说:主要是能提供他跟这个单位之间有劳动关系便可以,有时候不一定非得有劳动合同或协议,没有签也没关系,只要证明他在这个地方上班就可以 2012年12月底,重庆约百名农民工在山西盂县参与修建工路,被拖欠数百万工资,工人拉起横额抗议(照片由农民工提供) 另外,重庆晓晨建筑劳务公司约百名民工,在山西盂县下社乡一建筑工地工作,上月底追讨欠薪被打伤,遭工头实名举报,网民热议 工头聂小波表示,上月23日早上,约十名工人留守工地待发工资,中建六局五盂高速公路LJ8标项目经理,带了七、八十人包括新工人来施工,把旧工人的被铺扔掉,十名工人被打伤,其中一人重伤,要做头颅手术事后他们曾报警,刑警大队已拘捕二人,事件在正调查 他说:我们也有视频资料,也有其他资料可以证明,这个已经介入调查,劳动部门还有警察,刑警也抓了他们两个人,因为我们有重伤,现在还未到完全结案的时候 就欠薪风波,聂小波指,该批工人自2011年4月进场施工,至8月底没支付任何工资,该公司只在前年12月给过一笔钱让劳务公司发薪,其后一直欠薪直至去年9月,他们已打了50份报告追欠薪,该公司没有回应,他们没法出粮给民工工地部分人停工,但工程继续至去年底才终止,合同没有解除,不是中建六局向媒体所指,他们是合同纠纷不是欠薪问题,工人们将聘请律师起诉 聂小波又指,盂县劳动局有双方确认欠薪受理书,另外,亦有项目经理签署的欠民工工资承诺书,中建六局约欠薪三百多万他们将起诉该公司严重违约,并追讨经济赔偿及打伤工人的刑事责任 重庆约百名农民工在山西盂县参与修建工路,被拖欠数百万工资工人指,2012年12月23日,十名留守工地工人被施工方数十人打伤,部分人住院,其中一人重伤(照片由农民工提供) 记者曾致电盂县公安局,电话没人接听 该县劳动局劳动监察队一名职员指,事件正在调查中,现在仍未定结论人民网报道指,中建六局回应称,并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该事件由重庆晓晨公司单方违背工程合同,引起经济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