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冰山已在三方面崩溃

2017-08-02 12:01:06

如同房地产市场的不均衡,债务危机同样不均衡,一些泡沫逐渐破灭,一些行业花团锦簇,另一些行业水深火热 坏账率上升,截至今年3月末,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达到5243亿元,同比增长20.7%这是自2011年四季度以来,不良贷款余额连续六个季度反弹大量放款导致的低效投资风险浮出水面,银行与债务圈面临局部崩溃 坏账率集中区域是目前中国经济的重灾区 首先,周期性与资源性行业,不必说中远、中钢、中冶等企业,连其他上下游关联企业都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从巴西到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资源价格与中国的基建、房地产息息相关;从伦敦到纽约,有色金属的期货价格与中国需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现在,市场人士严肃思考一个问题,中国溢价是否终结 钢贸等行业的坏账不可遏止,最近一个月内,仅上海一地就共有209起银行起诉钢贸商的案件开庭,涉及23家银行 从去年8月29日,中钢天源公告钢贸商货品丢失开始,短短5个月,又有5家公司发布钢贸货品丢失、纠纷公告,6家上市公司涉及总金额高达13.09亿元一些深入钢贸贷款链的银行,百亿损失不容小视 更危险的是铜,库存增加,需求下降——截至4月5日,伦铜库存续增425吨至57.96万吨,创下2003年9月30日以来的高点;上海期货交易所铜库存微减5648吨至24.19万吨,仍接近于2002年5月16日以来的较高水平 此外,至3月底,我国保税区库存市场预估为87.5万吨,创下有数据纪录以来新高——伦铜价格下降,但中国的铜进口依然处于高位 据连云港检验检疫局统计,今年一季度,连云港口岸进口铜精矿88批次,36.87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批次增长137%,货重增长299%,创历史单季最高水平铜的价格已经难以支撑,伦敦时间4月19日,伦敦三个月期铜录得16个月来最大单周跌幅 如果铜价泡沫崩溃,那么,钢贸融资链条的今天就是铜融资链条的明天 其次,以往的产能过剩、高科技泡沫将难以持久 今年3月,无锡尚德破产重组,背后是银行的鼎力支持:截至2月底,包括工行、农行、中行等在内的9家债权银行对无锡尚德的本外币授信余额达71亿元中行行长李礼辉曾公开表示,中行已把对无锡尚德贷款全部降级为不良贷款,而且提取50%以上的拨备 另一家光伏巨头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根据赛维LDK披露的去年2012年第四季财报,公司去年第四季度净销售额为1.359亿美元,同比大幅下降67% 第四季度公司净亏损额已达5.17亿美元,连续第七个季度业绩亏损截至去年底,公司总负债54.18亿美元,超过52.75亿美元的总资产,这表明赛维LDK已经资不抵债 光伏、风电、船舶,不管打着什么旗号,只要是从事过剩产能的生产,规模愈大,债务风险愈高 第三,某些转型艰难、高利贷链条崩盘的高负债地区 从上市银行的年报数据看,江浙地区是不良贷款的高发地,中小企业是不良贷款发生的主要对象平安在浙江地区的三家分行不良增加较多,约占全行80%浦发不良贷款余额89亿,不良率0.58%,新增不良贷款31亿,主要在浙江地区,其中75%是来自温州近90%的不良发生在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 以往经济较发达、金融较活跃的地区首先承担压力,这些地区由于民间金融盛行、融资链条紧绷、担保圈封闭风险互相传染,而处于高危地带这并不意味着欠发达地区金融稳健,恰恰相反,只要产能过剩、增长乏力、好大喜功之地,潜在风险均十分明显 据报道,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内部会议上提醒,今年以来,随着市场环境变化,不良贷款反弹明显,银行业面临的风险形势比较严峻银行要严防企业多头融资、过度融资和担保圈风险对过度授信和多头授信的企业,要推动建立企业授信总额联合管理机制,防止风险放大;对相互拖欠和相互担保严重的企业,要争取地方政府支持,稳妥化解风险 债务冰山已在局部融化,说明经济转型期以往的管控模式已经遭遇挑战情况十分危急,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提高风险管控能力与资金使用效率,将希望寄托在政府背书、央行放款上,继续迷信担保与房地产抵押,那么,一旦资产价格下跌、担保圈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