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铁道部是中国经济的缩影?

2017-08-02 02:05:02

我在2011年的春节就发布了铁道部的财务预警!当时的铁道部还在“大跃进”的狂欢之中,没有人听结果不到一年,在资本市场发债受挫,没办法只好“作弊”,在财政部碰了一鼻子灰以后,竟然故意曲解发改委的文件,创造出“政府支持债券”这么个新名词,硬把它说成是有中央财政支持来忽悠资本市场 媒体报道说“铁道部向国家求援8000亿元,希望财政支持4000亿元,同时发债4000亿元,以使铁路建设顺利推进”铁道部公开回应说这个报道纯属谣言那到底是不是谣言呢从财务报告上看,36家与高铁相关的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合计是2491亿元 何以至此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给你一笔资金来做投资,你会怎么投我想就算你没读过MBA,你也懂得手里要留有周转资金,分期开发,保障一期竣工以后能收回现金了,再投下一期项目你一定不会把所有的钱用来同时开工十几个项目,到后来没钱了再到处去借 2008年国家的4万亿投资计划中,计划投资到铁路上的大概是12万亿结果,铁道部一口气投进去24万亿,全国41万公里铁路一起上马;一口气开工建设16万公里高铁,砸进去16万亿;同时又开工建设双线电气化铁路25万公里,至少又砸进去7500亿元所有的钱全砸进去了,没钱了怎么办等国家拨款,向银行借债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就是一旦国家投入减少,很多在建项目立马陷入困境2011年6月份的时候,国家开始重新思考铁路规划,决定放慢速度,削减对铁路的投资 这里我得为政府辟个谣,政府可不是在温州动车事故之后,而是在那之前就已经考虑修改计划了早回应我的预警多好,没准儿铁道部还能“软着陆”结果是:国内多条铁路面临资金短缺被迫停工,停工项目占到所有铁路项目的90%以上 铁道部搞“大跃进”的是高铁建设,那么地方政府在搞什么呢公路、机场和交通枢纽让人担心的是,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比铁道部来得还猛烈 大家不要闲着没事儿看欧洲和美国的热闹了,因为我们“中国版”的债务危机早已经爆发了 这个危机就是云南省的融资平台发生了严重的债务危机,这不是一连串个别的危机,而是一连串具有连锁反应的债务危机,云南发生危机的同时,全国各地的债务融资平台都发出了警报 首先是云南公路千亿贷款已经发生技术性违约,经过云南省政府和四大国有银行的紧急磋商与协调,才避免了危机的爆发 之后,云南省政府自己悄悄搞重组,不幸的是重组中导致发行的债券又险些发生违约,这些债券包括“10云投债”和“11云南铁投债”等企业债和短期融资券两个品种的7只债券 而云南省政府早在2011年4月26日召开常务会议时就决定组建云能投了,可是3个月后才披露这个信息 其实,不仅仅是云南,同期四川债务平台也出现了严重问题2011年5月31日,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作出了史上最严厉的惩罚,对“10川高速MTN1”、“10川高速MTN2”两单中期票据的发债主体——四川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处以警告和注销其剩余10亿元发债额度的处罚 原因就是一个融资平台发出来的债务还不起了,竟然在不征求债权人同意的情况下,就随便划转给自己的另一个融资平台类似的还有“09哈城投债”、“10广州建投债”、“10华靖债”等等,都是发债主体还不起债了,在未经投资者同意的情况下就被野蛮划转 我们目前城投债发债主体有483个,经营现金净流量为负的主体占比为33%这一比例较2009年末上升了18% 结果,城投债出现恐慌性抛盘,自2011年7月8日开始,没有一只城投债发行一级市场企业债发行也被迫暂停 此前,每周企业债发行数量一般达2—6只而涉及的“10云投债”暴跌1.83%,对应加权平均收益率为6.62%,已经高于同期的6个月贷款利率6.10%可见,这让银行间市场的机构投资者恐慌到了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