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也这样惨 工厂被强拆 老板反抗夫妻被打伤

2017-08-06 19:01:01

安徽宣城巿经济开发区一工厂老板,被强拆厂房导致破产,上月在原址抗议时,与妻被公安殴打,他被拘留数天,受伤妻子与其父母,睡在警局抗议(海蓝报道) 王守保被公安拘留,其父母及亲属到宣城巿政府请愿,要求释放王守保(照片来自王守保微博) 拘留获释的宣城拆迁户王守保表示,上月21日,他与妻子在被拆掉的工厂废墟要求当局赔偿,大约廿名公安到场,强行把他们拉走,他们反抗被殴打,其后他被带到公安局,公安强逼他签赔偿协议,他没法接受,再遭殴打,其后当局以“阻碍工程施工”,将他行政拘留十天另外,他的妻子被打晕后,被送到医院治疗直至周一,村委会支付的数千元医疗费用完,妻子与他的父母睡在公安局抗议 王守保又指,他的左肋骨受伤,至今没钱治疗,而妻子腰部脊椎有旧患,她被打伤后,腰痛复发,加上她有高血压,需要住院一段时间 他说:我们欠医院三百五十多元,医院不让住把她赶出来我们没地方去,因为没有房子,什么都没有公安(以前)把我们抓去,现在我们还要到公安那地方去,抗议那个公安局,公安局到现在不管又不问,一到拿钱就没人问,局长走了 事源去年3月29日,宣城巿巿长带领大批人员与他谈拆迁事情,并以撤除开发区主任及街道办主任职务逼他,开发区主任答应先拆后谈赔偿,可多赔金额王守保指,4月1日,他位于飞彩街道团山社区清水塘约两亩的水泥砖工厂,被拆迁办强拆其后他到政府谈赔偿,当局不认帐,以低价赔偿,仅赔三十多万,他拒签该协议,他要求工厂保本赔偿约三百万事件被拖延,直至11月初,他把机器拉到工厂原址摆放,当局不赔偿,他不让施工,直至12月21日,公安强行把他们拉走该工厂土地是承包地,政府按工程量来计算赔偿 王守保妻子许国兰表示,她与丈夫父母在公安分局住了一天,周二她在那里发火,要求与领导协调事件,直至下午,公安找村委会把她送回医院,村委会付了医疗费离开,现时她一个人入住医院 她说:他(公安)把人打了,他不问不理的,我们睡在他的单位今天我又发火在那里,与他们领导讲话,一个上午调解没调好因为我下午在发火,他们在晚上才叫人把我送到医院 记者曾致电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公安指,不清楚此事而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室,电话没人接听 宣城拆迁户王守保被打受伤妻子被逼离开医院后,她与家人一起睡在公安局以示抗议(照片来自王守保微博) 团山社区另一拆迁户张健表示,去年11月,当局仅口头通知拆迁,他们没有合法手续强拆,当天开发区、村干部等二百多人到场,并带来掘土机,他们一家六人被数十人控制,直至强拆完成,他的厂房损失不少他说:他强拆的时候,只是来了一班人,大约二百多人,任何手续也没有,也没有强拆通知书,就直接过来把我拆了把你家里人盯住,说软禁也可以,大约有二、三十人 张健又指,他的水泥厂位于农村,面积约三千平方米,其中厂房约八百平方米,没办到土地证,但土地属他的,办了营业执照按巿政府拆迁文件来算应赔百多万,但开发区赔偿约七十万,赔偿太少,他不同意 团山社区约24条村,大约二千多名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