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发表在纽时:中国社会的“爸爸妈妈和‘小三’”

2018-03-06 06:05:01

中国社会特有的现象是上访制度与司法系统平行运行,并独立于司法系统 腐败和不公的受害者不相信法律,他们于是梦想着会出现清官还他们公正尽管各级政府都有上访机关,但访民们宁愿相信中央当局更不易腐败,所以涌向北京据估计,每年全国有超过1千万上访案件,远远超过了普通法院受理的案件 中国法律,至少在纸面上,比过去更建全,一些法律专家提出撤销上访制度但中共当局还是保留了它,或许,它也对法律缺乏信心也许,更关键的是,它想为那些上访者留下一线希望,幻想有一天不公得以伸张,如果所有的希望都失去了,上访者可能会采取更加极端的行动 通常,国家信访局只是登记投诉,然后要求地方政府处理但多年上访未果的请愿者也学会了斗智斗勇,他们知道,只有不断的持续的到北京上访,才能对当地政府造成压力,他们意识到,集体上访更有效政府硬性控制示威,但集体上访仍然是普通人(向当局)施压的手段 与此同时,一些上访者把重点放在登记投诉的过程,而不是结果看到司法不公,上访制度是假的,于是,他们把上访当作勒索的手段 举个例子,2007年秋,时值中共17大,山东省的一个村民打电话给村长说他在天津,要上火车到北京上访村长吓呆了:在这关键时刻要是有人到天安门广场上访,不但村长要丢官,他的上司,镇长和县长,也会灰头土脸村长于是请求村民不要去北京好吧,村民说,但需要2万元村长放下电话,从公款里取了钱,当天给村民的妻子送去了 对此我们不应感到惊讶,社会动荡日益恶化,使“维稳”成了政府官员的口头禅和扼杀抗议的借口尽管上访制度与正常法律系统同时存在,但维稳却经常与之完全相左 现在维稳成了最重要的,这使得地方官面对投诉或抗议变被动为主动在维稳的名义下,拦截、关押上访者变成完全合理的 去年7月温州两辆高铁撞车后,死伤者的家属赶到现场3天后,温州的律师事务所接到了当地司法局和律师协会的紧急通知:“火车相撞是重大的、敏感的事件,事关社会稳定”通知指示律师们接到案子要“立即报告”给司法局和律师协会“不可以擅自回应法律请求” 当通知内容被媒体曝光后,引起一片哗然律师协会承担了责任并道了歉,说它没有发该通知的司法权限 但律师协会是从司法局接的命令,所以道歉在互联网上受到嘲笑这让我想起了一句古老的谚语,“一个士兵怕他的上司甚过敌人” 最近乌坎居民发生了起义,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该事件反映了申诉程序、司法系统和维稳之间的不平衡地方当局无视村民对出售农地腐败的投诉,镇压了随后的抗议骚乱最终通过政治安排解决,而不是通过司法行动 在中国,第三者插足被称为“小三”有个玩笑讲3个幼儿园孩子玩过家家 男孩说:“我要当爸爸” 一个女孩说“我要当妈妈” 另一个女孩皱着眉说:“看来我只能当小三” 如果法律,上访和维稳一起玩过家家,我想,我们会看到这个对话: 维稳说:“我是爸爸” 上访说:“我是妈妈” 法律撅着嘴说:“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