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盛赞韩寒“难得听到的大实话”艾未未一语道破

2018-02-03 08:04:05

韩寒在圣诞期间连发三博《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对当下重大政治问题表态,引发关注党媒《环球时报》发文盛赞韩寒已超越“左”“右”化蛹为蝶其主编胡锡进重点强调韩寒新说“中共就是人民"等是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艾未未一语道破称韩文“适合《环球时报》采用”媒体人莫之许评论: 环球挺韩寒文章重点依靠乌坎,看来泛维稳联盟是呼之欲出了艾未未回复:号脉号中了,一付准备已久的药方终将问世 网友总结三博要旨归纳为三句话:“革命不可为,民主不能急,自由需跪求” 对于韩寒三博,党媒《环球时报》日前发文盛赞韩寒已超越“左”“右”化蛹为蝶文章称,中国30年来的发展显然超出“现代性”的 “左”“右”二元对立,中国并没有按照“左”“右”知识分子所预想的模式和构架发展赞扬他开始试图超出对现象的罗列而更深入地思考,寻找“阐释中国”的新路径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总结韩文的重要性,发短文如下:[‘韩寒连发博客,他"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因此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他还认为中共有 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李承鹏反驳韩寒刚出炉的“中共就是人民论”: “我只有三句读后感:一、从政治学,这是正确的,从数学它却犯了一个错误,十三亿八千万减去三亿八千万,还剩下整整十亿二、就算那八千万,好多也常常忘了自己是党员三、从亲缘学,我觉得谁也不必急着代表我,去跟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党攀亲”李成鹏此文题为《民主就是不攀亲》,质疑韩寒为何和中共攀亲,推出“中共就是人民论” 艾未未在回覆网友:“没有看到辩论,就文章而言,太落俗套的腔调,向权力倾斜的立场,乏于认真的论述,过于默契、几近谄媚的论断,主动放弃和偏颇的贬褒……适合《环球时报》采用... 说来说去,韩寒承认自己是个反革命分子” 网友  @qyyyshm说: 我也能理解,所以也能理解韩寒,说实话今天才仔细读了他那三篇,前几天看了头一篇不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了,韩寒变了, 这很正常,虽然有些许遗憾对比艾未未回复:“不便才怪” 对网友问是“你觉得韩寒现行反革命吗”艾未未答:“是未来反革命”“十年寒窗,毁于一诞” 莫之许:偶像本幻象泡沫,不就一触即碎吗,粉丝的智力真可怕! qixii 杀出个黎明:过去一周,韩寒的"声"(名声)价跌得比蒙牛股价还惨 qiumazha 秋蚂蚱:读完韩寒的《谈革命》,首先祝贺韩寒转型成功,比我更激动的当是司马南,而权力则会心一笑,显得很镇定本年度最大的维稳成果应该是把韩同学的F1底盘改造成了悍妈的底盘其次,终于发现聪明不等于智慧,前者是爹妈的功劳,后者是修行的结果--良知有时都无能为力 学者吴稼祥称,韩寒的素质论其实就是中国官方的立场,嘲讽“作协副主席的位置在等他”,暗示韩寒被官方招安 lihlii 立里:韩寒被环球时报选秀,被历史反淘汰了 滕彪: 李承鹏这篇《民主就是不攀亲》写得不错 易中天那篇如果不写就不错艾未未回:大眼幽默 @杜冠宇DuFake:所有捍卫韩寒表达自由的朋友,我相信你们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是热爱言论自由希望你们能帮助刚刚因为四篇文章而被判刑九年的陈卫先生他是真正需要你们去誓死捍卫他说话权利的人,衷心希望你们能伸出援手不开玩笑 网友评论:“中共官方为异议作家发评论,是极为罕见没有政治保证,没有人敢冒险在官方权威刊物发这样的文章的韩寒的新论是有背景的” 民运老战士徐水良:韩寒的文章牵涉的是重大原则问题,是中国反对派长期论战二三十年的大问题,从国内网民铺天盖地批评韩寒反对革命和民主,主张革命和民主来看,中国革命民主派的理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个论战及其结果,对于中国未来的走向,意义极其重大对韩寒文章的讨论,是重要的理论讨论,不是对某个人的欣赏还是不欣赏,支持还是不支持之类的个人问题把重大问题的讨论,说成对仅仅是某个人的个人看法,是对某个人或某些人的个人处理,完全错误 章天亮:我们看到中国现状是:第一、还有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认为中共的基层是腐败的,但是中央能够解决问题(当然这也许是一种斗争策略,但客观上等于认可了中共的统治权威);第二、如果以结束中共一党专政为目标,会遭致中共最为残酷的镇压,因此需要想办法让军队和武警保持中立,这需要大量的组织工作,而这种工作在中共特务遍地的情况下极难展开;第三、即使是代价最小的革命,也仍然是要付出代价的,需要一批理想主义者,能够牺牲个人的利益乃至生命去推动这样的革命;第四、维权抗暴仍属草根阶层,缺乏人才的发掘与协调运作 章天亮认为解决方法:上面所提及的中国四点现状其实可以通过“传九评、促三退”来解决第一、只有广传《九评共产党》并深入理解“九评”,才能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如果我们自己都不敢否定中共,我们还指望中共自我否定吗第二、将“九评”通过网络传入军队和武警,使军人主动唾弃中共这个邪教第三、大陆许多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为传播“九评”已经付出了相当多的代价,但仍坚持不懈(这里仍需强调,法轮功学员的出发点之一是结束中共对这群和平民众最残酷的国家犯罪,并无政治目的,但客观上已成为解体中共的中坚力量)第四、“九评”已经产生了超过一亿人退出中共的效应,这里自然不乏人才和社会精英的聚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九评”是从道德的高度来认识和解体中共,能够认可“九评”的人是有道德感的人这样也就为“革命”(实为“和平转型”)后的中国打下了一个道德的基础 李钟琴表达祝愿:韩寒的三篇系列文章,其实反映了韩寒思想的困惑和迷失我认为这是由于韩寒思想的不成熟,而不相信这代表着一代青年才俊向犬儒的堕落毕竟,韩寒的名言曾让我视作知识分子的良知底线:“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愿韩寒能够遵守自己的这句名言 夏小强观点:他不是在添砖,他是在盖楼韩寒在2011年岁末提出的话题之争,其实也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重大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在选择要不要中共政权的问题上,关系到中国的未来和命运,每一个人都需要做出选择和表态,这选择和表态也是每个人在选择自己未来的命运无论是名气之大如韩寒者,还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农民,在这个问题上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