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和曝高智晟根本没有五台山联系 国保假扮道士

2018-02-02 18:04:01

高智晟律师现在究竟在哪里,成为关注焦点一个星期过去了,海内外人士和高智晟律师的亲属仍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消息 *耿和:人在警方手里,迟迟不给家人消息,还戏弄家人,感觉高智晟出了不测*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现在在美国的耿和女士谈她的心情:“我这边没有进一步消息快过年了,我们苦苦等待,终于(16日)有消息了,应该高兴呀,这能高兴得起来吗(哭泣) 高智晟判三缓五,适用是缓刑,国内缓刑有一条是监视居住高智晟那时在家如果要离开北京回老家给母亲上坟,需要写书面报告申请,递交派出所,派出所还要再报公安部,批准以后,警方都是跟着去的所以人就是在他们手里我在国外苦苦寻问他下落,为什么就不告诉他究竟在哪里呢不告诉,是你们失职,他是被监视居住的啊 当局不告诉,还戏弄我们在新华社消息公布的前一天,警方就给山东的姐姐打电话问 ‘你弟弟到你们家住了吗’他姐姐说‘人在你们手里问我干什么’我就觉得这个在高智晟问题上……这也不是一个个别案子,体现出当局践踏人权,连自己的法律都不遵守 这该过节了,终于熬到该有消息了,终于得到的是这样的消息,能让我们过个愉快的节日吗”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当局问高智晟姐姐的细节,是他姐姐直接跟您讲的吗” 耿和:“对,是公布收监消息前,我给姐姐电话,姐姐告诉我,警方问高是不是在她那里家里人就讨论商量‘这是什么意思啊’第二天新华社的消息就出来了 主持人:“您现在还有什么特别想讲的话” 耿和:“哎呀,我就觉得不管怎么说,现在当局迟迟不给我们任何消息,不管是电话、书面的没有正式给我们消息我们家里人就感觉高智晟出了不测,在他们手里就有意外了,就要活着见人、死了见尸了” *耿和:真消息不给我们,还尽搞些假消息,公安部人员穿道士服装骗我们家人* 耿和表示:“不管他高智晟是好是坏,你一个政府发出来的消息应该负责任你不仅不负责任,我们都不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身份了 还有个这样的事情,虽然是去年4月份发生的,但我最近两、三个月才知道去年高智晟短暂露面回老家一趟他大哥这次跟我讲,在高智晟回来头一天,他大哥得到一个信儿,我不知是人去了还是打电话,说公安部有消息了,当地公安局的人说‘你看看,你们老打电话问高智晟在哪里,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吧,他在五台山呢’ 第二天,高智晟就回去了,跟着道士他大哥说,他们是坐公安部的车,在邻村西份子(音)村下车,公安部的车就停在那儿等着下车后有公安部的人穿着道教道士的服装,跟着高智晟进的家门,这个道士还留了电话号码 过了几天,高智晟又没消息了他大哥给国保姓孙的打电话打不通,想起这个电话号码就打,对方说‘我不是道士,我不是和尚,我是公安部的’大哥一听,说‘你是骗子’这事大哥一直没跟我讲,害怕我有压力 最近这几个月我打电话说‘大哥,高智晟回去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呀’互相唠叨着,大哥把这事说出来 真消息不给你,还尽搞这些假的消息等于是公安的人穿着道教的衣服骗家里去了,意思是‘他不在我们手,他在五台山呆着呢’高智晟以前从来没去过五台山,没有与五台山的联系,他到那里干什么去高智晟的身份证早被收走了,他没有身份证能走到哪里去监视居住人在你们(警方)那里,怎么能让他离开你们的视线那不是你们的失职吗他怎么能到了五台山呢当局想迷惑什么、搅乱什么呢” *高智义确认警方给高智晟的姐姐打过奇怪电话* 我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作进一步的确认 主持人:“现在您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高智义:“没有” 高智义表示,如果再得不到高智晟究竟在什么地方的消息,他要到北京去找有关部门,一定要知道已经被失踪二十个月的高智晟在什么地方,并要见他的面 我问高智义:“您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高智义:“再过两天看吧” 主持人:“您和山东您的妹妹、高律师姐姐能通电话吗” 高智义:“前些天能通” 主持人:“您妹妹有没有跟您讲一件事,说新华社消息发布之前,有警方人问她‘高智晟是不是回来了是不是在你这儿’您妹妹提到过吗” 高智义:“原先提过” 主持人:“那您和您妹妹怎么看这事情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高智义:“那谁知道哪” 主持人:“您是听她亲口告诉您有这么一回事吗” 高智义:“嗯原来说过” *高智晟姐姐的电话多日无法接通* 我拨打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的姐姐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状态拨打她家的座机,接线员录音回应是这样的:“您所拨的电话因停机暂不能使用,请您采用其它方式联系” *何俊仁律师:中共政府处理高智晟的事情完全是无法无天* 一直关注着中国维权律师和他们家人处境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就高智晟律师的情况接受我的越洋电话采访 他说:“我觉得中共政府处理高智晟的事情完全是无法无天,在他缓刑期满时,马上执行他的实刑而且我们看得很清楚,在缓刑的时候,他根本没有自由,在国保人员的监控下生活,根本没有能力有什么行为违反缓刑条件 在现在宣布给他收监服实刑后,家人完全没有进一步消息我们希望可以安排高律师有法律代表,希望他的家人聘用一些律师去探望高律师,看看他现在情况怎样 看来,现在中共政府就是要把他完全跟外界隔离到现在为止,完全不给他什么机会跟外面联系,使我们知道他现在或最近状况怎么样我们起码要找到他的法律代表,看看他在监狱里是什么样的” *何俊仁律师:我们会尽最大努力透过国际机构要求中共政府还高智晟律师自由* 主持人:“中国律师中出了高律师这样的个案,到现在二十个月不知下落,据说收监,还是不知道在哪所监狱您看国际社会无论根据法律或人权,还是国际通行的普世价值,有什么方案面对这种情况” 何俊仁:“我们知道中共政府现在虽然签署了《政治和公民权利国际公约》,但现在还没有透过人大来确认这个公约我们也是透过联合国一些其它相关机构,例如,《联合国反酷刑公约》,看看到目前有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要求或邀请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根据这个反酷刑公约,来成立一个小组,委托专职人员去做些调查当然,最后还是要中共政府合作,现在看来也是有很多障碍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也会做最大努力,透过不同的法律组织、律师组织和国际人权机构,连同联合国,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希望可以迫使中共政府做出一些回应,让我们知道高律师现在情况怎样,我们也希望尽最大努力要求中共政府马上还高智晟律师自由” *何俊仁律师:当局做法破坏中国国际形象和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违反文明不能长久* 主持人:“您刚才讲,从高律师个案看到中共政府无法无天对中国总体情况您还有什么想作评论的地方” 何俊仁:“我看从今年3月以来,中共政府使用很高压的手段来打压不同政见者、维权活跃人士和律师,现在对陈光诚等也是一样,我看与大陆政治气候有很大关系 这样的做法明显大大破坏了中国的国际形象,而且长期用这样的方法,用红色恐怖的手段来打压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我觉得绝对构成很大很大的问题,对人民对整个政府的信任度也造成很大破坏所以我觉得这样是不能长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