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中[共]国法律是各级党组织的工具

2019-04-29 12:19:00

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决定把本届佩特拉·凯利奖授予中国律师张思之我向伯尔基金会致敬,因为这是一个正确而又意义重大的加强中德友好的决定我向张思之律师祝贺,祝他为捍卫普世人权,为保卫中国法律的尊严,继续作出更大的贡献 张思之律师在中国维权护法,屡战屡败,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里的第一代核心毛泽东,靠无法无天治国,法律在中国没有立足之地因为这里的第二代核心邓小平决定,中国不能搞三权分立,“一点痕迹也不能有”中国的立法权,和司法权和行政权一样,至今只能统一在党权的领导之下这就是后来中国共产党提出“依法治国”的大前提大背景中国的司法是不独立的,必须服从各级党组织领导中国的法律也是不独立的,也是党的工具,也必须为各级党组织服务因此,现在这个“依法治国”的口号,和过去那个无法无天的实践之间,到底存在着多么重大的实质性差别,不说也罢 屡战屡败,这是张律师的命运,也是中国整个律师界,不,应该说,是中国的法律的命运众所周知,法律的普世价值是维护公民的权利,因此,中国法律的悲剧当然也就是中国公民的悲剧 张思之律师之值得人们尊敬,是由於他屡败而又屡战的大无畏精神,由於他不屈不挠献身於护法和维权的意志他早已过了八十大寿了,仍然坚守着护法和维权的岗位,提携后进他为了什么为了给十三亿同胞,给子孙后代,创造一个使法律和民权得以正常生存的环境──而这样的环境,不可能来自幻想、乞求或等待,只能来自唤起全体法律界和全体公民,人人维权,人人护法张律师和他的同事们的行动,国际友人的声援,都是推动中国公民维权护法的实实在在的力量 最近上海出了个杨佳案件,堂堂政府,实体法不顾了,程序法也不顾了,对舆论提出的一切质疑,一概置之不理执政党公然不顾一切,证实了党管司法的危机 最近北京还出了个“人权行动纲领”这个纲领,居然是由主管宣传和外交的部门搞定的,可见“人权”之所谓“行动”,在党国领导眼里,不外乎是对外宣传的橱窗而已 但是我敢断言:第一,党管司法的危机是无法挽救的;第二,幽禁在对外宣传橱窗里的人权行动,代替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