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政终于揭穿政府救房价的真实面目

2019-04-29 09:04:00

图穷匕现----北京新政终于揭穿政府救房价的真实面目 --程建国 北京救市新政出笼,各方反应不一地产商及其代言人,尤其是寄生于地产业的机构代言人,对新政不满溢于言表但事实上,这个所谓新政,已明确了此次政府救市,不是所谓救市场、不是所谓救经济、更不是所谓救民生,而是救房价至此,对自10月22 日财政部发布所谓新政以来,有关救市到底是救房价还是救经济、救民生的争论可以休矣一个多月来,以北京明确出台救房价的新政为标志,终于图穷匕现,把层层包装遮掩着政府救市真正目的与用心的外衣和盖头,彻底揪了下来易宪容先生等对政府救市救的是民生的解读,到此也可以收起来了 对地产利益集团而言,这应是一大胜利他们对此的不满,只能说明他们的欲壑难填 此次北京新政,最核心的有三点,一点写在救市意见中,而另两点则很隐晦,在救市意见出笼前已发布只有把这三点结合起来看,才能明了其中的真实目的与动作 第一点:明确确定北京普通住房价格标准,这事实上是给出了北京住房的最低限制价也即,北京市政府制定了最低托市价标准 北京普通住房新标准为: 三环以内总价215万元/套,三环至四环之间175万元/套,四环至五环之间165万元/套,五环以外100万元/套享受优惠政策的普通住房应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住宅小区建筑容积率在1.0(含)以上;单套建筑面积在140(含)平方米以下;实际成交价低于同区域享受优惠政策住房平均交易价格1.2 倍以下 以此计算,北京享受优惠政策住房平均区域最低价格如下: 三环以内,18430元/平米三环至四环之间,15000元/平米四环至五环之间,14149元/平米五环外,8571元/平米 这里要特别提醒的是,本次普通住房面积标准为140平米,完全抛弃了90平米这一标准这已大大背离了10月22日财政部所提鼓励优惠的90平米住房标准,充分说明10月22日开始的新政,从一开始就在救市目标上欺骗公众,然后步步为营,最终图穷匕现,显露出政府救房价的真实目的与用心 同时,这次以总价为标准,则是在价格上进行的又一次欺骗 以三环为例,普通住房总价215万,但却不规定每平米均价标准如此,一套90平米的房子,只要总价不超过215万,既为普通住房,而该普通住房的实际价格则是2.4万/平米!注意到实际成交价低于同区域享受优惠政策住房平均交易价格1.2倍以下,则该住房只要价格不超过2.87万/平米,就仍算做普通住房! 据北京市统计局公开发布的数字,2007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1989元,收入连买1平米房子都不够北京市的普通住房标准可真够不普通的! 正是因如此,我上面以不同区域总价除140平米后再乘1.2倍进行的测算,只能定义为北京普通住房的最低价! 请注意以下两个数据: 2007年6月,北京普通住宅开盘整体均价10280元/平方米,而2006年同期,普通住宅的均价一般在8500元/平方米左右 因此,北京市政府此次所谓普通住房标准,完全是在对2007、2008年暴涨后的房价进行背书! 第二点:北京市将动用财政购进现在市场上的商品房,再转成限价房卖给公务员,这是北京市政府托市的实际操做 虽然北京市政府确定了托市的最低价格,但这个价格购房者买不买帐,却不是政府能控制的因此,在上周北京市政府出台政策,动用财政资金购进现在市场上的商品房,再转成限价房卖给公务员这是动用财政来操控北京房市价格,以实现其救房价的目标可以想象,当大笔政府资金按政府设定的价格标准入市,单一的购房者将完会失去与开发商博奕的条件,要么放弃购房打算,要么只能随政府脚步起舞,接受现在的高房价! 第三点:北京市政府用新两限房房价标准,彻底封死了降价通道 也是在上周,北京市政府发布今后两限房政策:今后两限房将只在远郊区建,且价格在7000元左右如此,原来用于限制高房价的两限房,现在成了保护高房价,封死房价下降通道的铁门槛! 这三点结合起来看,就可以得到如下结论: 北京市政府进行的救市,完全是在救暴涨后的高房价北京市政府将动用财政资金直接这高房价接盘北京市政府通过两限房政策强行将北京住房的下降通道封死,力图使北京的房价稳定在高价位之上总之,此次北京市政府是动用了政策制定权力、财政支配权力,极尽一切手段在力保北京的高房价! 上有所好,下必附焉与其它地方政府不同,作为首都,北京市出台的政策,不是北京市政府自己所能决定的,而是代表了中央政府的意见与意志换句话说,这是中央政府在假北京市政府之手,间接发布救高房价的政策与操做方式因此,09年全国房地产走向,势必将以北京为风向标北京高房价托住了,全国的房价也将难以走低若北京托不住,其他地区的房价也就托不住 一枝独秀,风景这边独好看来,吾国庙堂是打定主意,要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仍力保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不破,房地产利益集团的暴利仍将继续了 前一段鼓吹政府新政是为民生的博友们,你们现在还没有被欺骗被羞辱的感觉吗 但,以权力的意志而逆全球经济大势与经济规律,能办得到吗 哪怕为了自身能够长久计,在这个时代,权力,还是应谦卑些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