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经济抗议令中共焦虑 已疲于奔命

2019-04-29 11:12:00

全球经济减缓,遭致中国失业人数剧增,加之一系列罢工和暴力抗议事件,中共领导层现在已疲于奔命 华盛顿时报十一月二十八日报导,在星期二和星期三最近的一次抗议中,成百上千的抗议者,聚集中国南方一家给美国玩具商Hasbro Inc.供货的玩具工厂大门前他们摧毁警车、与保安人员博斗、冲进经理办公室毁坏电脑 仅仅一星期前,在西北部甘肃省陇南市,一场对一个不得人心的城市开发项目的抗议不断攀升加剧,尔后大约两千名抗议者持斧头、铁链、和铁棍反击警察 但是最有可能令中共上层不安的抗议行动,是自十一月初开始席卷全国的出租车司机的一系列罢工事件 这一列罢工事件从西南大都市重庆、扩展到东部山东省、再到西部甘肃、然后到南部广东 司机们控诉无执照司机的不公竞争、高油价、以及不断提升的租车费用 正是出租车司机罢工事件所体现的明显的仿效效应,令中共政府深深不安中共官方统计中国每年有上万起“群体事件”——中共宣传部对民间抗争的委婉说法,但是与最近的出租车司机罢工事件不同,他们通常互不关联 “全球的上海1850-2010”(Global Shanghai: 1850-2010)一书的作者、加州大学尔湾( Irvine)分校的历史教授,杰弗里·瓦瑟斯卓姆(Jeffrey Wasserstrom)说:“这些出租车司机罢工与那些孤立的乡村抗议相比,对中共当局来讲,代表了不同的一种挑战” 他说:“对那些似乎有潜在联合各地或各阶层不满者的抗议事件,中共在最近几年的策略是强硬镇压,而对那些地方性的、仅涉及某个群体的事件,则易于做出某种让步,或者至少采用稍微缓和一些的压制手段”“但是对这种策略的有趣的回应是,各地抗争似乎并无任何组织上的联系,而是彼此仿效呼应” 中国每年有六万起抗议事件新加坡驻美大使Chan Heng Chee接受华盛顿时报采访时说,由于经济减缓,“中国会不稳定”陈先生的祖辈是从中国南部移居新加坡 中共当局对罢工事件做出的反应是,实行中共书记胡锦涛六月份在一次讲话中的提议,那就是进行媒体控制 以往,中共只把简短而模棱两可的抗议新闻埋在报纸的最后几页,然而网络却起了快速传播的作用这次中共祭出了相反的招数,中宣部教导媒体要在第一时间报导负面新闻,以便“掌握新闻事件的主动性”,并严密控制什么样的“详情”要透露给公众 在陇南两千人暴动的后一天,在地方党报,“甘肃日报”的首页就登出了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的一篇详细报导 对重庆出租车司机的罢工,新华社首次采用了“罢工”这一词,而以前用的是谨慎而模棱两可的“停工”一词 香港大学的中国媒体项目(China Media Project)研究员大卫·班德斯凯(David Bandurski)说:新的控制策略是“明目张胆的背后控制新闻” 他在中国媒体项目网页的一篇分析中指出,从陇南事件的报导可以看出,中共通过官方媒体主动报导(负面新闻),是在挤压更开放的媒体的报导他说,“我们全都在接受并传递同样一个‘权威的(中共创造的)事实’” 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的陇南暴动的照片显示:老年抗议者血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