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促习和江切割停止迫害法轮功 郑恩宠说法轮功反迫害促公民觉醒(图)

2019-08-15 13:15:00

今年7月20日是法轮功学员反迫害18周年,多位大陆知名人士在香港周日法轮功集会上以录音发言,赞赏法轮功所提倡的真、善、忍精神,令中国社会正气恢复,行恶的人正陆续遭到报应,预计结束迫害那一天指日可待前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指,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一手发起的,呼吁习近平现政权,不要和江捆绑在一起,要停止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主张真善忍社会应提倡此价值观 前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表示,法轮功学员和中国其他公民一样,应享有保障自己生命、自由和财产的权利,这也是宪法所保障的法轮功作为一种修身养性的气功,而且主张“真、善、忍”,是现今社会应该提倡的““真”、“善”很好,总不能搞假,不能搞恶,“忍”,就是说互相要谅解,互相爱护,不要搞斗争哲学,根本就不应该斗来斗去人就是应该互相帮助,互相支持,互相容忍,我觉得是很好的”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之际,鲍彤从秦城监狱刚放出来,还不了解法轮功,第二天透过报纸才知此事他犹记得次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登了法轮功在中南海的西门请愿,秩序很好时任中共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还讲了三条,叫大家安心,说共产党并不取缔法轮功,叫大家放心,回去“我觉得挺好嘛,法轮功也没闹,静坐有什么闹的” 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至于法轮功上访的缘由,鲍彤了解到天津当局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才促成上访事件“天津市委自己乱出主意,违反国家法律,非法禁止法轮功,并让法轮功学员到北京来请愿,这个很正常法轮功属于正常集会、结社,是宪法规定并应依法保障的权利”但过了几天,说是江泽民批评朱镕基“软了、让步了”,要取缔法轮功,从此以后就开始全国范围的,普遍的,长期的迫害法轮功,污蔑法轮功是x教,把坚持要炼法轮功的人抓起来侮辱 他直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才是在违法,中共才是邪党“江泽民这样的人,他嘴巴讲的不是法律,这种国家主席是不可以当国家主席的法轮功不杀人、不放火、不腐败,犯了什么法腐败份子不抓起来,你把法轮功抓起来,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当部长的,当省长的,当什么正国级、副国级、当军委副主席的人腐败了,这个党就不是邪党了” 江泽民一手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镇压,至今18年,迫害仍在持续鲍彤指,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的责任,习近平要和江切割,法办江泽民“现在领导人应该知道法轮功学员也是公民,也是正义的同胞,他们也有游行、示威、结社的自由,他们也有修身养性,发表自己主张的自由,这有什么问题呢有什么必要将自己跟江泽民捆在一起呢没道理嘛,江泽民犯的错误,你得纠正他事情已经过了十好几年了,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进步,就说明中国的法律,中国的制度,都还没进步,这个是非常不对的” 郑恩宠:法轮功反迫害促公民觉醒 郑恩宠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表示,江泽民盲目发动镇压法轮功,导致中共体制全面失去人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行动兴起,是整个中国公民觉醒运动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是在中国建政后出现的第一次大规模跟坚持了数十年的公民和平、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里面的运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至今并未停止,但人们会坚信,历史将还法轮功全体学员一个清白 郑恩宠并表示,中国的维权律师,709的人权律师们,通过各种形式为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而法轮功学员们也是中国大陆,最信任、最支持、最多帮助中国人权律师的团体之一,未来属于与中国人权律师并肩作战的人们,包括所有受到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 吉林作家卢雪松:真善忍促社会正气回升 卢雪松 吉林作家卢雪松表示,1999年7月20日迫害初期,全国到处都是对法轮功强势的诋毁、攻击,不停歇的拘捕、关押,气焰极盛,而偌大的中国大陆,几乎听不到反对的声音,只有法轮功修炼者自己坚持着在为自己的信仰辩护,在一个完全窒息的环境下用个体的能力去抵御来自整个国家机器的打压“这是因为共产政权长期的恐怖统治和洗脑教育,再辅之以利益上的收买与诱惑,使这里的人们渐渐忘记了人生除了物质追求之外,还要坚持起码的公平、正义与自由” 但法轮功学员,“真、善、忍”精神的信奉者,他们在道德下滑的大潮中逆流而上,在最艰难、最险恶的环境中仍然无所畏惧、无怨无悔,为自己的信仰而坚守,为世间的公义而呼吁,为同胞的道德回升而不惜付出巨大代价,甚至对那些加害于自己的人,都可以用最大的善意去唤醒他们的良知他们不仅在守护自己的信仰,也是这个社会的力挽狂澜者 卢雪松表示,法轮功学员在最艰难最险恶的环境中仍坚持信仰、反对迫害中,他们的巨大付出令中国社会发生巨变,“人们的恐惧感在减弱,正义心在增强;无耻作恶的人和当年迫害良善的人在得到报应,在各个阶层和环境中正气在渐渐恢复;恶的制度被取缔或抑制”人们从法轮功学员身上看到了希望,相信结束迫害的一天会很快到来“向真向善的精神选择会带给人勇气,带给人生命向上的动力,这种勇气,这种动力,会让生命变得更充实、更饱满、更积极、更有意义,并且这种勇气,这种动力,是邪恶不可战胜的,最终的结果只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