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公布存在身分未明的大脚生物(组图/视频)

2018-03-03 10:05:04

大学教授公布存在身分未明的大脚生物(网络图片) 美国爱达荷州立大学人类解剖学教授JeffreyMeldrum博士告诉我们强而有力的证据证明有一群类人类的两足生物至今仍四处漂流在这个星球上萨斯科奇人(Sasquatch)也是我们俗称大脚怪(Bigfoot);如同Meldrum在影片中说明的,目前证明大脚怪仍存在最有力的证据只有研究者在北美森林与偏远地区中所追踪到的上百个足迹 我不敢说真的有大脚怪的存在,我想传达的是,有一些人是很认真的在研究这个古怪的议题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所引用的案例是许多研究者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所搜寻到的证据;很可惜的,无论我们掌握了多少证据,这个议题并不被重视或更谨慎的求证,除了讥讽揶揄外,没有人在意这群在背后默默付出探索的研究人员,而且这些人并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 大脚怪(网络图片) “我确定他们真的存在”--英国灵长类学、动物行为学与人类学家珍·古德(Jane Goodall);联合国萨斯科奇人(大脚怪)的和平大使 你可能不认为这个议题会被许多学者与科学家重视,但事实上这个议题很幸运地确实有科学家愿意针对这些证据小心求证不管这个议题有多古怪或多难以置信,不偏不倚的小心求证未知的事物,这才是科学的本质如果科学家只因一件事物看来不合逻辑而不以科学的角度与精神探索现象和原理,这便是科学的一大退步如同爱因斯坦曾说过:“未经证实的一昧谴责,是愚昧的极致” “在科学领域中不能武断比什么都重要的,对于自然界逐步求知的过程要敞开胸怀,透过观察、实验调查与现象的理论解释,需经由方法论,而不应该有任何特定信念、武断与意识形态介入”--盖瑞·史瓦兹博士(Dr. Gary Schwartz),亚历桑那大学心理学、医学、神经学、精神病学与外科医学教授 当开始接触这个令人难以理解的谜时,大多数研究大脚怪的研究员皆指向这其中最令人信服的关键是众多的目击者超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大脚怪研究员面访了够多的目击证人,也开始了解这确实是真的,在这块大陆上有很多看过也真的信得过的目击者,这些目击证人也有多次看见或偶然遇见的经验 其他的研究也同样的在进行中在英国皇家协会(The Royal Society)的学会报告B最近刊登的一篇名为(暂译)喜马拉雅山雪人、大脚怪与奇特灵长类之毛发样本基因分析(Genetic analysis of hair samples attribute to yeti, boogfoot, and other anomalous primates)的文章,从特异的灵长类动物上取得的不知名的DNA样本进行测试 二十世纪,从美国西岸山区森林到加拿大,有上千位见证者亲眼看见巨大两足类猩猩,也就是俗称为大脚怪或萨斯科其人的踪迹已经有上百个巨大又像人类的脚印被发现,有些拍照存证,有些则以石灰模型被保留了起来;尽管这些报导非常难以置信,但这整件事情其实是脚印确实存在而且在审核评估中,超过一百个脚印模具与超过50张脚印照片的样本,其中还有几件是新脚印- Meldrum博士,爱达荷州立大学(Idaho State university)人类与解剖学教授 上面所引述的陈述与现象经常被世人所忽略如果你认为这些都只是恶作剧,那为什么又有这么多的学者投入这么多的时间在研究为什么这些足迹会出现在距离文明人类栖息地千里之外的深山林里呢 “这并不是科学家们试着去研究后却一无所获,而是他们找错方向了”--野生生物学家John Bindernagel博士 现今所存在的问题是科学实验对边缘议题的害怕与担忧 人类总是对大脚怪或是其他类型的巨人传说吸引,也许是因为巨人的传说从有人类史开始便存在着当史密森尼(由美国政府/军方主导的组织)组成一组考古学家到南查理斯顿坟墩,有关类似人形特征的巨人传说从1883年便流传下来;报导中指出这群考古学家发现了数具身长7到9英尺高的巨人,他们戴着颇有重量的铜制手镯和类似宗教/文化的装饰品;报导中也指出他们的颅骨像被挤压过呈扁头状的,这与在南美洲与埃及所发现的骨骸有相当程度的类似 另一个案例是从1774年流传下来的,拓荒者将他们发现的这个地方称作为“巨人城”(The Giant Town),在这里发现一些巨大的骨骸覆盖其中,其中一具为8英尺高的男性骨骸;自古流传下来这么多与巨人有关的神话故事那就更不用再多提了 来自Meldrum博士: 1967年10月,Roger Patterson与Bob Gimlin宣称在北加州拍摄到女性大脚怪穿越Bluff Creek河口沙洲影片中拍到某物体的脚底部,也拍到了几个没有被遮住的脚印足迹还有明显拉长的脚后跟印,步伐间时单脚支撑身体与跗骨弯曲部分可以看到明显的跗骨断痕,从大步走动这个动作可以看的出来;这个物体留下了一串又深又长的足印Patterson分别取了一个右脚与一个左脚的足印做模;次日,一位木材副理Robert Laverty带着他的业务小组拜访了这个地点,他拍摄了几张照片,包括了跗骨部位的脚印这个相同的脚印一共有9个,两周后又被一位加拿大标本剥制师Bob Titmus铸成模从骨骼解剖学角度并无法解释这种特殊跗骨承受压力的部位与“半个足迹”的现象,这个模型中萨斯科奇人的脚缺少纵向的脚拱,但在脚板中段部位的横向跗骨关节呈现高灵活度;从这个跗骨断裂处,塑料物质经由压力往上推,透过脚板中段产生推进的力道;相较于脚拱扁平,大脚怪借由脚后跟部延长增强足部杠杆原理的力道 到现今,专家们仍没有办法找出这段影片的造假之处 主流学术揶揄嘲讽过分认真地以科学验证大脚怪等相关议题早不是秘密;不过也是有一群将这项议题慎重研究考察的人,而且至少还愿意探讨这些已呈现的证据;对于数据资料完全视而不见或装聋作哑的人,只能说真的是无知至极我们不要忘了科学求证的过程中,大多都是从古怪的议题开始假设、求证到最后得以看待这项议题的新观感量子力学的双缝实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测试意识如何与我们的肉身相连结的一项热门实验目前在科学领域中有很多同意我们的真实状态是源自于非物理现象的,就像我们的心智意识纵使有些人不同意,但这个概念越来越被接受,而现今的量子物理学可归功于科学家们愿意踏出他们的舒适圈,重视自己的信念 我们在不明飞行物(UFO)议题中也看到相同的信念,曾经被大肆嘲笑愚蠢的议题,现在却正式被许多国家的政治家、军方高层、学术界公开证实也许,某天我们也能在大脚怪研究领域中看到这样的情景 求证是科学的本质,这是我想明确传达的观点;如果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支持这项超古怪的议题,无论他听起来有多疯狂,在嘲笑讽刺之前,至少也要先查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