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何弃学?

2018-01-06 07:05:09

三年前的正月十六,秦巴山脉深处寒意未退蜿蜒的山路上,17岁的陈有明只身一人坐上前往延安的长途车他的学业止于初三上学期 他有点心烦意乱刚刚过去的期末考成绩不理想,他彻底与重点高中无缘老师劝他读中职,他拒绝了和班上一半多的同学一样,陈有明心里盘算——书读不动了,考不上好高中,不如早点出来打工于是,过年一过,不顾父亲的反对,他与家人不辞而别 隐匿在城市的工厂区、城乡接合部、城中村,甚至街边的小饭店里,更多像陈有明一样的农村孩子,提前结束了中学教育,独自谋生 专注于流动儿童教育、公益组织“新公民计划”的项目官员魏佳羽,通过多年观察发现:这些孩子刚离家时年纪还小,会去家乡附近的城市,多有亲戚照应,然后会越走越远,渐渐汇入成年农民工的大军 这样的孩子有多少官方至今没有公开确切数据综合各类研究,估计全国每年约有三分之一的农村孩子从中等教育流失,人数在300万左右 有学者对贫困的中西部农村通过大样本研估:63%的孩子没能完成中等教育,其中约一半在初中时便已辍学 这项研究由农村教育行动计划项目组(下称REAP)开展团队于2007年至2013年间,在山西、陕西、河北和浙江四省的262所农村初中、46所普通高中和107所中职,跟踪了约2.5万名学生 研究估计,在贫困农村地区,假使有100个学生进入初中,会有31人在初中期间辍学,初中毕业后又有23人辍学,随后46人进入高中(包括中职和普高)读书,最后只有约37人能够坚持到毕业 各类研究显示,中国农村初中的辍学率约为10%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教授刘成斌在论文《农村青少年辍学打工及其原因》中提出,全国农村初中辍学率高于10%据此推算,2009年,中国14岁-35岁的初中辍学人口约2000万至3000万 中国贫困农村人口约占农村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农村人口约占全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二据此,结合上述研究结果推算,平均每年有约三分之一的农村孩子从中等教育流失以全国约1500万的入学人数计算(约为2010年人口普查时12岁人口数),这一数字达每年300万 但在官方话语中,辍学是一个敏感词汇,初中阶段辍学率也一直处于3%以下中国在2000年宣布实现“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义务教育人口覆盖率达到85%在“普九”评估指标的硬性要求下,官方公布的辍学率,已被控制在3%左右,并逐年走低 2011年9月起,为了迎接国家一级对“两基”达标的检查,各省开始了对各县市的评估考核指标包括初中入学率达到95%,初中辍学率必须控制在2%以下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对财新记者并不讳言:3%以内的辍学率,乃是全国平均后的结果,农村地区,尤其是西部农村的实际辍学率远高于此 2012年,在甘肃陇南的一些乡村中学,财新记者了解到,为了达标,普遍存在数据造假 官方的统计口径与学者不同,也使其数据极低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和地方教育局工作人员介绍,官方统计的辍学率依据的是每年9月开学报到那一天实际到校人数,且以一年时间的人数变化为准,“主要为了每年考核、追责方便”而为了应付考核,学校也有一定手段例如,杨东平称,老师会尽量让所有人在开学这一天到校 陈有明便是这300万大军中的一员离家三年后,他在西安一家中档餐馆当上了厨子这是他的第三份工作 三年里,他在餐馆打杂、做学徒,拿着千把块的薪酬每晚9点下班后,陈有明会和同事们结伴穿过西安的高楼、车流和灯光,回到一条堆满白色垃圾的漆黑巷子里的出租屋同事多与他年龄相仿,其中一个只有15岁 20岁的陈有明不善言辞,回忆起三年前负气出走,已有悔意,“出来干活很少有再回去念书的”他的话停在了这里 REAP项目负责人、长期研究中国教育问题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罗斯高等学者认为,如果中国仍有大量学生在中等教育阶段流失,必将在不远的未来导致中国经济发展停滞和高失业率,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换句话说,这些从底层挣扎出来的孩子,或将面临比他们的父辈更艰难的未来 念书不如打工 贫困不再是辍学的主要因素早在十年前,贫困还是农村学生辍学的重要原因但自2007年“两免一补”政策在全国范围内推开,因厌学而辍学的因素替代了贫困 REAP该研究的作者之一、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易红梅,曾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提出:传统的经济因素,例如贫困,只能解释8%的辍学行为“成绩不好不如打工”成为更常见的答案 陈有明的家在秦巴山区一个山村,离镇上的初中有半小时脚程他是中等生,在班里只能排20多名这个分数可以上普通高中,但与重点高中无缘,“两所学校分数差六七十分”大他一两岁的同村人告诉他,普通高中乱得很,都不学习他说,这是他辍学的直接原因辍学也是班上一半多孩子的选择 中国的农村中学分化严重“初中分两类:有希望的,没希望的”魏佳羽说,高中则一般分为省重点、市重点、普通学校,各省之间还存在差异魏佳羽表示,不论初中高中,普通学校没有希望,鲜有人能考上大学 由此,重点高中成了香饽饽,在乡村“中考竞争比高考还惨烈”“过了这个坎,上大学就有了保障,否则,后面只是浪费时间”魏佳羽说 刘成斌分析,原因在于中国高中教育只是大学教育的预备场,没有独立的人力资本贡献、社会分化效应 当这些“没希望”的学生们思考自己的未来时,他们会发现,自己面临高昂且仍在不断上升的机会成本——打工的高回报放弃高中,乃至放弃中考,是理性的选择 那些放弃中学学习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在短期内能赚取不错的工资 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季焜等学者的研究表明,在2009年左右,几乎所有年轻、健全的农村劳动力都能在沿海省份找到一份非农业工作;一个普通非熟练工人的月收入相当于贫困地区农民的年收入 农村学生的家长心中也有一本经济账秦巴山区某镇的初中教师吴老师表示,孩子如果上了高中、大学,需要投入一大笔钱,毕业后在城市工作,赚钱不多刚好养活自己但想在城里定居,买房又是一笔钱;如果早早去打工,几年后孩子就能攒下结婚的钱,“在农村建个房子只需要十几万,结婚的事张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