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壁上的龙迹:重庆綦江莲花保寨恐龙大发现(组图)

2019-06-08 02:08:00

重庆綦江莲花保寨的恐龙足迹之上,还保存着完好的要塞结构和历代题刻,构成了中国古人在恐龙足迹化石点上长时间生活的直接证据,这一时段可能长达700多年 重庆綦江老瀛山,绝壁上的莲花保寨,地面之上,鸭嘴龙类恐龙留下的足迹形成一道完美的行迹,科研人员正在测量和记录这些远古的记忆 老瀛山的这处绝壁,自古就是个易守难攻的所在自清同治元年(1862年)始,这里被命名为莲花保寨,暗示着形似莲花的恐龙足迹和当地传说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人类生活了700余年的莲花保寨之上,如此规模的恐龙足迹为何能保存下来,这至今是个谜人们推测有可能是古人以为足迹是莲花圣物而有意识地保护,也这可能跟当时建筑的地面堆土有关 脚类(sauropods)恐龙零散的骨头,大部分是肋骨和脉弧这只綦江恐龙只保留了脊椎序列,以及不完整的头骨,却没有任何四肢骨,这个有趣的埋藏现象令古生物学家困惑不已 侏罗纪时期恐龙开始走向极端,植食性的蜥脚类像吹气球般疯狂变大,从18米的鲸龙,20米的峨眉龙、蜿龙,到26米的马门溪龙、雷龙,27米的川街龙、梁龙,30米的地震龙,已经大到让人失去对数字的感知 对莲花保寨恐龙足迹的分析,可想想出如图景象:约1亿年前的中白垩世,温暖潮湿的綦江滋养出繁茂的木贼、蕨树和苏铁大群鸭嘴龙来到河边,成年鸭嘴龙沉重的身躯在河滩压出深深足迹,几只幼崽乖巧地跟随着,它们的前肢还太短,所以仅用两足行走不远处,一大群只有1.4米长的小型兽脚类正在追赶着昆虫,而只有2只约4米长的甲龙是在不忍聒噪,转身离开 古生物学家在发现恐龙足迹时,最希望了解这到底是哪一种恐龙留下的?最理想的情况是,恐龙足迹能和恐龙化石相距甚近的同一化石被发现,这就比较容易得出结论,这些足迹可能就是它旁边的恐龙留下的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发现恐龙足迹之处极少有相关的骨骼化石保存下来,反之亦然这可能是由于两者形成的条件不同所导致,比如恐龙尸体的保存需要水流携带沉积物迅速将其埋藏,但这种水动力条件恰恰是冲毁新鲜足迹的元凶 翼龙类后足迹古生物学家难以根据足迹来判断其主人到底属于哪种具体的恐龙,但因为不同大类的恐龙,其足部骨骼结构有着很大的差异,这些独有的也正总会反映到足迹的形状上 兽脚类后足迹学者可以由此判断造迹恐龙是肉食性还是植食性,根据恐龙足迹的轮廓及相撞还可以建立一套独立的分类系统(遗迹科、属、种),以区分兽脚类、原蜥脚类、蜥脚类、小型鸟脚类、禽龙-鸭嘴龙类、剑龙类、甲龙类和角龙类等足迹 翼龙类前足迹 村民经过綦江蜥脚类恐龙的尾椎序列,盆地中的秋天阴雨绵绵,却不减綦江村民参与恐龙化石发掘工作的热情 科研工作者正在修理恐龙化石,这片土地之上的精彩不仅仅是恐龙足迹,还有正在装架的恐龙骨骼化石,将在綦江恐龙国际研讨会之前将其复原它的体长可达到17米,可能是个新物种,对它的透彻分析研究,有助于更清晰的了解,在远古时代,这里发生了什么 人们关注的不仅仅是脚下的恐龙足迹,足迹层面的顶部也值得推敲:凹凸不平的砂岩,还能看到零星的足迹和虫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