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幼儿园出事折射中国大陆“钱”象

2019-06-29 01:08:00

中国各地的幼儿园不时发生程度不一的安全事故,孩子由此受到伤害已经不是新闻的新闻近日,江苏兴化板桥幼儿园七名儿童仅仅因为上课说话而被该校一位女教师用电熨斗烫伤,其中一位孩子被烫的脸部部分皮肤都已完全脱落为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邀请上海蔡文君女士和浙江自由撰稿人吴高兴先生进行讨论 记者:“我今天早上在网上用谷歌将‘幼儿园出事’这几个字作为主题词搜索的时候,我发现在最近几年中国各地的大小幼儿园出了各种各样的事故那么事故的程度不一厉害的都有造成儿童死伤的那么今天江苏兴化板桥幼儿园七名儿童仅仅因为上课说话就被该校的有位女教师用电熨斗烫伤, 其中一位小朋友烫伤得比较厉害,脸部的表皮都脱落了那我先问一下蔡老师,您认为幼儿园频频出事,看到这样的新闻以后,您怎么评论呢” 蔡文君:“幼儿园本来就应该是教育孩子的嘛,但是在我们国家幼儿园是私立的他们招收的员工都是他们自己手下的家属,是有一些背景的像以前老师都是从幼教过来的,现在的幼教老师一种是不知道科学,另一种他们不是学幼教出来的老师在社会上招聘的所以没有什么素质” 记者:“也就是说现在幼儿园幼教老师的素质不像以前那样” 蔡文君:“对,以前老师都是师范学校毕业,照顾小孩有一个科学的方法现在不是的” 记者:“好,那蔡老师我再问一下吴先生,那吴先生您怎么看?” 吴高兴:“江苏幼儿园老师用电熨斗烫学生这个事情说明了我们中国中小学教育也好,幼儿园的教育也好就是在我们中国现在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幼儿园、中小学这样的行业应该是一个很令人尊敬的行业但在我们中国现在这个大环境里面360行好像每一行都企业化了,学校也好、幼儿园也好都是为了挣钱全国13亿人好像人人都向钱看市场化缺少一种灵魂,缺少一种市场经济应有的道德观念那么,在这种大环境下面,不管是公立的幼儿园也好,私立的幼儿园也好都是围绕着钱转在招聘教师方面、管理方面不会管幼儿园和教师的素质怎么样” 记者:“好那吴先生,我再问第二个问题,那么当这个问题出来以后,当小孩的家长去接小孩的时候,发现小孩被烫伤,那么肇事的老师就谎称说是小朋友上厕所的时候因为厕所的地滑,拥挤摔倒所致那对这个老师在第一时间内不向小孩的家长介绍实情,对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吴高兴:“不管哪一个单位,哪一个部门一般出了事情的话,第一个反映就是瞒,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是这样的政府机关也好、企业也好凡是出了事情,第一个反应就是瞒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我们中国一切向钱看的大环境下面什么事情凡是对小团体的利益不利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互相抱成一团,没有一个是非,没有一个正义,甚至没有一个基本的良心,基本的道德底线” 记者:“那蔡老师,你认为当事故发生以后,幼儿园的老师不是在第一时间向小孩的家长介绍实情,反而想隐瞒实情,对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蔡文君:“现在我们国家这些人的素质是很差很差的从上面从中央到下面官员做官的哪一个不是说谎的哪一个人能够承担责任的没有第一时间就是这些人,就象我们上海115火灾大楼一样,第一时间他们的责任都不存在” 记者:“蔡老师您作为女性,作为孩子的母亲,当你读到这样的消息,孩子被应该教育孩子和监护孩子的老师所烫伤,你认为这样的事情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中,你听到后是匪夷所思呢还是不得不发生” 蔡文君:“普遍现象在现在的这个社会是普遍现象” 记者:“为什么呢” 蔡文君:“因为‘利’字当头,‘利’字当头他们不管教育质量怎么样,所以他们随便在社会上招收老师” 记者:“那吴先生,假如我们从一个孩子父亲的角度看,当你读到这样的新闻,就像我刚刚所问的蔡老师那样,你是感到匪夷所思呢还是因为在当今中国社会环境下必然要发生的事情,而且是个普遍的现象呢” 吴高兴:“我认为这个是有一定的必然性这个事情关键不是幼儿园究竟是公办的,还是私办的出这样的事情关键问题还是要强调整个社会的背景,就是一切向钱看,一切为了赚钱,包括政府机关在内,那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毫不奇怪了” 记者:“既然这样讲,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根据相关的报道,江苏省兴化板桥幼儿园的园长佟女士对外已经表示说肇事的老师已经被警方带走,而且受伤的儿童他们将带到上海去治疗,医疗费用全部由园方来支付你们认为这个最终的结局,这种处理方法会令社会、令孩子的家长满意吗” 吴高兴:“从微观上面看,我想这个处理当然是必要的,也应该这样做但是如果要根除这个现象,从宏观上面看,从整个社会根源上看,这是中国幼儿园解决的了的事情” 记者:“好,那我再问一下蔡老师蔡老师,你认为现在就江苏幼儿园受伤儿童的处理办法,你认为社会和相关孩子的家长会感到满意吗” 蔡文君:“我想应该不会为什么呢,因为这不是针对这个老师的问题我认为这就是体制的问题,是上面的问题处理了这个老师,但是你没有触及到上面园长把她聘用过来那你应该承担责任你没有把好关嘛” 记者:“园长已经讲了把受伤儿童带到上海去治疗并且所有的医疗费用由院方来支付” 蔡文君: